字体
关灯
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安王府,西侧星月院。

    外界传闻生死不明的安王孟拓,此时正仰望着夜空中的明月,静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安王妃姜依依躺在他身后的屋内,奄奄一息,窗前的烛光摇曳如豆,惨白,凄凉。

    今晚的月亮有些诡异,又大又圆却像蒙上了一层白纱,看不太清楚,正如他此时的心,明明知道却放不下看不清。

    窗内的人,他能救想救却没有救,他想成全她,既然是他的事害了她,她不想活,他就放手,他不想她痛苦的活着。

    可他的心却很痛,还有着期待,也许,死了就结束了,是她的结束也是他的结束,从此,他的心就可以不再痛。

    他知道,她的身体其实没事只是心死了,一旦心死了身体也就离死不远了,药石无医。

    呼吸声越来越弱,死寂的心越跳越慢,渐渐的,声音几乎不可闻。

    心里堵得难受,憋闷得让人发慌。

    他听到一口气轻轻的呼出,良久,再也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他长出了一口气,想要把胸口的憋闷吐出来,却怎么也吐不干净,依然憋闷得难受。

    死了好像并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也许过些日子会好些,他这样想,仰望着夜空中明月的眼睛却发现,那层白纱好像更浓了,几乎将整个月亮都遮盖住。

    是时候该走了,这里已经没什么事,可脚却像钉在了地上,怎么也无法移动,连带着身体也好像僵硬了,依然仰望着越来越看不清楚的月亮。

    突然,耳边传来一口吸气声。

    像是溺水的人爬上岸,吸进肺里的第一口气,贪婪的,深深的,长长的,渴求生命的一口气。

    心开始重新跳动,不再死寂,充满了欢快的节奏。

    他猛地回头,满眼的不可思议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饥渴的呼吸,欢快的心跳,这不是她,这是重生的灵魂,难道她后悔了?

    心活了,身体也就活了,饿了三天的肚子开始了呐喊。

    孟拓转身离去,脚步有些重但却很轻快,他在提醒院子里的丫环婆子,他走了,她们可以做自己的事了。

    春雨抬起头,偷偷吐出一口气,终于走了。

    她从地上爬了起来,顾不上搓揉自己酸痛的膝盖,踉跄着走到床前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醒了?!”

    春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用力揉了揉,再看时,床上已经三天没有动静的小姐,此时正睁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小姐,你终于醒了。肚子饿不饿,想吃什么东西?对了,炉子上还热着粥,小姐你等等,奴婢这就给你盛来。”

    春雨高兴得语无伦次,不等小姐回答,她转身就跑去盛粥,差点还摔了一跤,幸好撞在了门柱上,肩膀有些痛,但她并不在意,兴冲冲端着盛好的粥,稳稳地回到了床前。

    “小姐,来,喝一口。”

    仔细将勺里的粥吹凉,春雨小心翼翼地将整碗粥都喂完了,她这时才想起来,还没有将小姐醒来的消息告诉王爷。

  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