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嗯,还真是浪费时间。”姜依依笑着连连点头,似乎听懂了关少新话中的意思,其实她根本不懂,也不需要懂,没有发生的事操那份心做什么,再说了,那是孟拓和王妃的事,和她姜依依无关。

    “咳,该我们问了。”关少新使劲拉了拉发呆中的孟拓,示意他赶紧问,如果不是怕自己问不到点子上,他早就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问什么?”孟拓还在想刚才的燥热,他已经不是没有经过人事的毛头小子,刚才的燥热虽然来的莫名其妙,但他知道是因为什么,没道理啊,关少新不是说他没救了吗?怎么还会……

    “阵法啊,难道还有别的?”关少新不知道该说什么,孟拓今天有些反常,如果不是姜依依在场,他早就问了。

    “嗯,阵法。”孟拓忙定了定神,说道:“请问,这个阵法该如何布设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你跟着我做一遍就知道了。”姜依依说完就朝树林走去,孟拓微一犹豫也跟了上去,关少新愣在原地,看着孟拓的背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是大夫,战国最厉害的大夫,一直盯着孟拓的关大夫,孟拓眼中快速闪过的情愫没有逃过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呢,明明他诊断孟拓以后只能是无情无欲,怎么才过几天就恢复正常,这不可能,除非……

    关少新看向树林,里面那抹怎么都无法忽视的倩影飘入眼中,冤孽啊,那个女人难道是孟拓这辈子的克星,解药是她,毒药也是她。

    他要怎么办,在旁边看着,还是出言相劝?

    纠结中,关少新忘了他想要追问药酒的事,满脑子只想着孟拓该怎么办,究竟是该和姜依依保持距离,还是和她夫唱妇随?

    胡思乱想了不知道多久,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,孟拓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少新,我知道药酒的用途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什么用途?”关少新忙抬头四看,却见孟拓和姜依依并肩站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,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?”关少新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少新,你在说什么?”孟拓满眼的不解,他不过是进入树林向姜依依学习如何布阵,这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什么关联吗?

    姜依依却笑着说道:“我们之间的关系一向如此,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一语双关,没人说不对,也没人说对,一时间,孟拓和关少新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,你们慢慢聊。”姜依依不负责任的扔下几句话就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孟拓和关少新面面相觑,周坤在旁边干眨眼。

    “不对,全都不对,我们必须好好想想,走,去书房。”关少新拉着孟拓就往书房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分主宾落座,周坤为两人送上热茶之后退出门外。

    关少新率先开口,说道:“子安,你有没有觉得姜依依有问题?”

    孟拓此时头脑恢复清明,他端起茶喝了一口,说道:“你看出什么问题了?”

    关少新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