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整个熬制的过程不难,但需要非常细心,尤其是在最后混合的时候,多一点少一滴都会导致失败。

    整整花费了两个时辰,春雨都快累趴下时,药液终于熬制出来了,只有一小碗,碧绿色的药液散发着淡淡的药香,春雨的眼睛都要直了,这就是关大夫开的药?

    “哇,小姐,不愧是关大夫开的药啊,只是这么看着就知道非同一般。”春雨一脸花痴,恨不得这是开给她的药,好一口吞下肚子谁都不让看。

    姜依依却没有太大的反应,这种初级的药液曾经大量生产过,而且使用精密的机器操作,制作出来的药液比眼前这个还要好看,颜色更加清透,没有丝毫杂质。

    不过能用药罐这种简陋的工具熬制出来已经不错了,希望药效不要差别太大她就满足了。

    “先去吃饭。”姜依依对春雨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她不饿但春雨却饿得不行,现在早已经过了饭点,她还好,在小厨房里找到一些东西吃,春雨却怕熬制药液出错,一直紧盯着不敢吃。

    “小姐,奴婢还是先伺候你服药吧。”

    春雨笑着摇了摇头,她是丫环,伺候主子是她的本分,怎么能为了自己的肚子而忘了小姐还等着吃药。

    “不急,这药不能随便服用,需要在特定的时候吃才有用,你先吃饭,然后烧些热水,我想洗个澡。”姜依依摆摆手,自顾自出了小厨房朝主屋走去。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

    春雨的脑袋里冒出一堆的问号,她怎么不记得关大夫说过这药的服用还有讲究,她想问问小姐,可这一念头刚冒出来,她就彻底忘了,只记得赶紧吃饭,小姐还等着用热水洗澡呢。

    春雨的动作很快,叫来小丫环和婆子们帮忙,不一会就将洗澡水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姜依依拒绝了春雨在旁伺候的要求,只让她守在外面,别让不相干的人进来。

    春雨纠结了,鉴于小姐几次自杀的斑斑劣迹,她怎么敢让小姐独自一人洗澡,万一这是小姐的又一伎俩,想用浴桶的水将自己淹死该怎么办?

    她在门外团团打转,不时将耳朵紧紧贴在门上,想听听里面的动静,万一小姐真有个什么动静,她也好冲进去救人。

    姜依依对春雨的举动很是无语,她对自己这具身体的设定更加无语,什么奇葩,对自己青梅竹马,堂堂安王的未婚夫不屑一顾,反而对一个不敢对人透露身份的男人情根深种,还不惜为保所谓的清白,在大婚当夜服毒自杀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不知道为什么,毒药变成了春药,她非但没有保住清白,还和自己的新婚丈夫一夜云雨,醒来后,她就疯了,又是撞墙又是绝食,像是被人强迫的贞洁烈女,一门心思非把自己弄死不可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也不怪春雨太过紧张,如果是她遇见这样的人,除了将其绑起来外不作他想,更不会放她一个人去泡澡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奴婢的命是拴在主子身上的,像春雨这种贴身丫环,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春雨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