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月光下,一袭玄衣的孟拓大踏步走来,他的目光始终看着姜依依一瞬不瞬。

    姜依依也正看着他,明亮的月光下,他近乎完美的面容映入她的眼帘,虽然没有一丝笑容但也让她心头一跳,不知道为什么,她一看到他就知道他是谁,安王孟拓。

    孟拓一步步走近,姜依依的心居然随之欢跳,这种感觉很熟悉又有点陌生,像是曾经的自己看见心中的偶像,满心欢喜的想要靠近些去看看,但不知不觉伸出的手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姜依依猛的将手背到身后,眼珠子不住朝男人转去。

    那边,那边那个男人,看那边啊,那边那个男人刚刚逼死了你老婆,看他啊,你盯着我看干什么?

    难道是要找我的麻烦?

    虽然半夜三更一个男人出现在院子里很奇怪,但我和他之间隔着一丈多远的距离,而且身上衣着完整没有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,我……

    莫名的,姜依依在心里为自己辩护,只是刚想了一半就突然发现不对劲,孟拓的眼神不对,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很复杂,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情绪,却没有厌恨和杀意,反而有丝心疼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姜依依正想开口询问,却发现孟拓停下了脚步,距离她只有一丈不到,依然一瞬不瞬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怎么停下了,那边啊,别让他跑了,姜依依边打着眼色边转过头,却发现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跑了?什么时候?

    她怎么没听到动静?

    姜依依心中骇然,她这才发现,那个男人居然是个高手,她能听到远处孟拓的脚步声,却没有听到近处那个男人离开的声音,这样看来,那个男人恐怕早就发现了孟拓,也早做好了逃跑的准备,枉费她使了半天的眼色。

    真可惜,孟拓不能为自己的老婆报仇了。

    姜依依惋惜的看向孟拓,却发现他的眼神更加古怪,一瞬不瞬的似乎想要将她看穿。

    哎呀,姜依依懊恼的想逃跑,怎么忘了这么重要的事,她现在的身体可是王妃的肉身,在孟拓的眼中,她就是王妃,非但没有死还半夜私会男人。

    怎么办,跑还是死不认账?

    反正那个男人已经跑了,无凭无据他不能拿她怎么样,捉奸拿双,没有双也就没有奸,大不了说自己半夜睡不着出来晒月亮,嗯,这个主意貌似不错,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又亮,正适合赏月。

    心念电转间,姜依依就拿定了主意,双眸看向夜空中的明月,眼角余光瞄着孟拓等着他发难。

    星月院中一片宁静,皎洁的月光下,孟拓脸色平静眼眸中却波澜起伏,他看着眼前的她,熟悉又陌生,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,但他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。

    昨晚,几乎是同样的时间,同样的地方,不同的是,昨晚的她躺在床上濒临死亡,而今晚的她则站在自己面前,但那种感觉却如出一辙甚至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死寂与鲜活,悲伤与欢喜,反感与亲近,几种完全相反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