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嗯?”姜依依更觉奇怪,眸光一闪看向春雨。

    “小姐,”春雨双膝一软就跪倒在地,磕头说道:“奴婢知道小姐心里难受,但如今小姐已经嫁入王府,先前小姐……那样,王爷大度对小姐一如既往,可要是王爷知道那人深夜来找小姐,奴婢怕……”

    姜依依奇道:“你知道昨晚的事?”

    春雨点头说道:“小姐难道忘了,每次那个人来见小姐,奴婢第二天都会晚起,小姐从不责怪奴婢,还帮奴婢找借口遮掩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姜依依明白了,她想起春雨催眠后说的事,其中就有神秘男人深夜约会王妃,春雨作为贴身丫环却始终不知道那个男人的身份,事实居然如此。

    春雨继续磕头说道:“小姐,虽然奴婢人微言轻,但奴婢还是想劝小姐,那人不顾小姐已经嫁入王府还来纠缠,分明就是不将小姐的安危放在心上。他躲躲藏藏不肯在人前露出真面目,分明就是不愿意当众承认和小姐的情义。小姐和王爷虽然早有婚约,但王爷通情达理从不强迫小姐,如果那人真爱惜小姐,他为什么不肯在大婚之前去姜府求亲?他除了对小姐甜言蜜语外,可对小姐有半分真的情义?小姐,奴婢求你了,忘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砰砰砰,春雨哽咽着连连磕头,几句话说完已经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姜依依愣住了,她看着低头哭泣的春雨,心中不由感叹,一个丫环都能看得如此透彻,王妃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看不出来?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?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答应奴婢了?”春雨吃惊的抬起满是泪痕的脸。

    “呵!”姜依依一声轻笑,能不答应吗,那个男人已经来逼死了王妃,王妃想不答应都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至于她?

    她脸色微沉,那个男人并不知道王妃已死,现在活着的另有其人,势必还会寻找机会再来逼迫自己寻死,她不是王妃,做不出面对那个男人时的伤心神情,更加不会寻死,那么,那个男人为达目的就会采取其他办法,想到他来去无声的手段,姜依依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,现在的她还远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小姐?”抹去泪痕,春雨吃惊的看着姜依依,如果是以前,小姐少不得一番维护的话,甚至还会因为她的劝解而责罚她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我饿了,”姜依依朝外面努了努嘴,说道:“再不吃早膳就要到吃午膳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,奴婢这就去将早膳端来。”春雨闻言顾不上再想其它,忙不迭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姜依依看着春雨的背影沉吟了起来,春雨的话提醒了她,她必须做点什么来阻止那个男人的再次出现,至少在她能够反击之前。

    “小姐,春雨姐姐让奴婢进来收拾。”小霜笑眯眯的走了进来朝姜依依行礼。

    她是二等丫环,按理不能随便进入主子的卧房,但今天情况特殊,春雨起晚了,忙着准备早膳就没有时间收拾屋子,出去的时候刚好遇见她,顺口就叫她来帮忙。

    “小霜?”听声音有些熟悉,姜依依想起昨天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