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我说,你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药方?谁开的药,我怎么不知道战国还有比我更厉害的大夫?”关少新放弃了,他目光炯炯的盯着孟拓,说道:“你带我去见他好不好,想要什么见面礼随便说,要什么药材典籍随便提,你只要介绍我们认识,不管你提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孟拓眸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当然真的,我关少新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?”关少新一扬脖子将胸口拍得砰砰响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要你答应,无论如何你都要照顾好……王妃。”孟拓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”关少新神色突变,猛的一拍桌子大喊道:“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,唯独这个不行,要我照顾那个女人,你想都不要想。”

    孟拓仿佛没有看见关少新的怒火,说道:“兽潮将至,我虽然有七成把握,但世事难料,万一……我在这世上唯一亏欠了她,只要她平安,我就了无牵挂可以放手一搏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你亏欠她?你哪里亏欠她了,堂堂安王为她守身如玉二十几年,全城披红挂彩举国共庆迎她进门,太子大婚也不过如此吧,她呢,她怎么回报你,别人不知难道我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关少新怒火攻心,想到大婚之后的那个早晨,他醉眼迷蒙的被人叫醒,急匆匆赶去救人的时候,他听到了什么,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那个女人,那个女人居然因为和新婚丈夫洞房花烛想要寻死,这是什么,这是赤裸裸的打脸,绿油油无比响亮的一巴掌,狠狠的打在了好友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当时就看见孟拓的眼神变了,好不容易有了些人气的眼神变了,就像十二年前一样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他还小,只知道害怕,还是从父亲的口中听说孟拓的转变,然而那天,他居然亲眼目睹了,这怎么能让他不揪心,怎么能让他不恨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为了让孟拓重新变回原来的模样,他和几个朋友可谓费尽了心思,没想到最后会载到一个女人的手上,十几年的心血白费了不说,还想让他去照顾那个女人,简直就是做梦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不一样了,她……”孟拓不知道怎么说,他看着桌上的两张药方突然说不下去,姜依依突如其来的转变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万一是昙花一现,如同新婚之夜那般?

    可是,能写出两张连关少新都称赞的药方,还恢复常态能吃能睡,这又如何解释?

    “不一样,哪里不一样了,不过就是破罐子破……”关少新脱口而出又连忙住了嘴。

    他也是气昏了头,这都说的是什么话,什么叫破罐子破摔,安王孟拓是谁,那可是全战国姑娘哭着喊着要嫁的男人,名正言顺的睡了她而已,也不知道发的什么疯。

    孟拓却神情一震,破罐子破摔?是这样吗?

    那这两张药方她究竟想干什么?

    他豁然起身,大步朝书房的门走去。

    砰,书房的门这时却被人从外面猛的推开,周坤满头是汗,急匆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