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不会是……”关少新的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昨晚只是把人捆了起来。”孟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在他得知药酒有迷幻的作用后,他就决定晚上去看看,没想到,他看到那晚的那个男人如同一只没头苍蝇在树林中乱转,几次走到树林边,只需要一伸腿就能走出来时,他却偏偏视而不见又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眼神迷离犹如处于幻境之中,直到他将那个男人顺手抓出来捆好,那个男人依旧迷迷糊糊不知身在何地,即便他让人将四周照得雪亮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他那时就知道,树林中除了药酒外肯定另有古怪,只是没想到会是阵法。

    她居然会阵法,谁教的,那么厉害的阵法为何从未听说过?

    “不会吧,真的是阵法?你怎么不早说,害得我忙了一个早上也没弄明白,早知道就等你回来了。”关少新一阵懊恼,早知道就该听周坤的劝,不一个人折腾了,瞧瞧,他风度翩翩的俊美形象全毁了。

    “早说?”孟拓转头看向关少新。

    “呵呵,子安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早知道会是这样,我就多睡会,等你下了早朝后再来。”关少新讪讪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用,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阵法。”孟拓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关少新刚恢复正常的眼睛又瞪了起来,“你不知道的阵法?怎么可能,还有你不知道的阵法存在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孟拓内心的震惊比关少新更盛,如果不是姜依依说树林间布设有阵法,他居然丝毫没有察觉,只是想着药酒之类的古怪,此时一想才明白,她为什么会叫周管家带人移栽那些树木,那分明就是在布阵,而他居然没有看出半点端倪。

    自从十三岁临危受命重建兽域三城,这些年来,他为了抵御兽潮四处收集各种有用的办法,阵法就是其中之一,不敢说他熟知天下阵法,但至少,他对所有的阵法都了解一二,没有想到,居然还有他不知道的阵法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那个女人有那么厉害吗?”关少新惊得张大了嘴巴,连孟拓都不知道的阵法,那还是阵法吗?

    “不知道,去看看吧。”孟拓眸光闪动,震惊之后他感到莫大的惊喜,想到昨晚那个男人的状态,他的心中就一阵火热,如果能将这种阵法运用到兽域三城,阻拦兽潮的办法就又多了一种,那么,明年兽潮死亡的人数就会降低很多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树林,只见地上全是凌乱的脚印,来来回回重叠在一起不知道多少层,孟拓看了眼关少新,不得不佩服他对医术和药理的执着追求,为了弄清楚一个药方,他居然能做到这样。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有阵法?我今早在这里进进出出不知道多少回,要是有阵法为什么没将我怎么样?”关少新其实还是不信树林中布设有阵法,只是孟拓的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