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子安,没什么作用啊,你是不是记错了?”

    关少新在树林里钻来钻去,想象中被困的感觉始终没有出现,他能闻见药酒的草木香气,却无法感受到阵法的威力,这让他不由的怀疑起孟拓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,应该还差一个触发条件。”孟拓又去了一次星月院,他确定阵法无误,关少新的药酒也不会有问题,剩下就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触发阵法开启的条件不足。

    “不会真的是时辰吧,难道要等到天黑之后?”关少新百爪挠心浑身不自在,他等的时间够久了,再等下去他要发疯了。

    “吃过晚膳再来看看,如果还是不行,我就去问她。”孟拓心情复杂,他没想到这个阵法居然如此棘手,他能想到的问题都考虑在内,阵法依旧没有反应,如果夜幕降临还不见动静,他就只能去请教姜依依了。

    求教对于他来说早已驾轻就熟,那么多年来,他不知道求教了多少能人异士,不论高傲还是怪癖,又或者别有所图,他都能想到办法处理好,可是,面对有可能要去求教姜依依,他脑子里居然一片混沌,没有一丝头绪。

    “行,大不了我陪你去。”关少新如同孟拓肚子里的蛔虫,知道他的心思,即便自己十分不愿意,他也要舍命陪君子。

    “嗯,用膳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用过晚膳,重新回到演武场的时候,却见姜依依美丽的身影立在树林旁,此时,天色渐黑,春雨手中提着一只没有点亮的灯笼。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王爷,见过关大夫。”春雨红着脸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“奴才见过王妃。”陪在孟拓身边的周坤也连忙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姜依依转过身,乌黑的大眼睛在微黑的天色下煜煜生辉,仿佛里面有几颗小星星在闪动,孟拓一时居然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子安,小丫环向你请安呢,你怎么不叫她起身。”关少新见状忙拿春雨当借口,拉醒了看呆的孟拓。

    “哦,免礼。”孟拓这才回过神,心情更加复杂。

    “谢王爷,谢关大夫。”春雨的脸更红了,偷偷瞥了眼关少新后退到姜依依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也免礼吧。”叫起周坤,姜依依抬头看了看天色,微笑着看向孟拓说道:“你很厉害,不过还是差了那么一点,即便你猜到这个阵法需要天黑后才能启动,也还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那么变态?”关少新傻了,他没想到这个阵法居然真的要天黑后才能启动,更没想到,孟拓真的要去求教那个女人,想到先前的承若,他吞了口吐沫,卷起袖子准备自己上。

    孟拓一把将他拉住,朝他摇了摇头,事到如今也不需要想那么多了,直接问就好,他上前一步说道:“你有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条件?”姜依依一愣,随即恢复笑容,说道:“老规矩,我问你答,你问我答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先来。”孟拓一口答应,抬手示意姜依依先请。

 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