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蓝血蝾没有这样的习性啊?”虫昔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对蓝血蝾还算了解,在他的记忆中,蓝血蝾不是会找个坟地等待死亡的生物,它们喜冷厌热,生性粗暴,有吞吃同类的习性,死亡的蓝血蝾不会留下完整的骨头架子,不是被同类吞吃撕碎就是自爆成碎末。

    这里的骨头架子真的是蓝血蝾吗?

    “普通的蓝血蝾自然没有这样的习性,如果是有人驯养的蓝血蝾就不一样了。”姜依依点头同意虫昔的说法,她之前并不确定,所以才会想着过来看看,没想到,居然被她猜中了。

    虫昔眼冒金光,“有人驯养?主人,你的意思是,那些开采寒铁矿的人,他们驯养了蓝血蝾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吧,没有找到线索之前,我们可以暂时这么认为。”姜依依拿出一颗拳头大小的彩珠,输入真气激活之后将它固定在洞壁上,然后沿着坟冢边缘朝前走去,想要继续安放下彩珠,好将整个坟冢照亮,以便确定这个坟冢究竟有多大。

    没想到,几步之后她就没路可走了,无数的蓝血蝾骨架和鳞片已经将洞穴堵死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给我一颗,我去另一边看看。”虫昔见状忙伸手问姜依依要彩珠,无法往前走,至少可以看一看这个坟冢究竟有多宽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姜依依将激活的彩珠交给了虫昔后,她转头观察起这些蓝血蝾的骨架和鳞片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发现这些蓝血蝾骨架的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第一,它们和之前那只蓝血蝾一样,体型都非常巨大,甚至,越早死亡的蓝血蝾,骨架比后面的更大。

    第二,每只蓝血蝾的头骨上都有一个圆孔,应该是独角脱落的地方,已经不在原处,估计是从骨架缝隙里掉到了下面,这些圆孔的大小正好相反,越古老的越小,越年轻的越大,还没有完全腐烂成白骨的蓝血蝾,独角比之前那只略小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第三,数量在减少,仅能看到这些骨头架子,很多一眼就能看出是同一时期的蓝血蝾,越往后数量越多,越靠近数量越少,还未腐烂成白骨的蓝血蝾有三只,而他们刚才遭遇的蓝血蝾只有一只。

    姜依依捡起正在腐烂中的蓝血蝾的独角,握在手里仔细感受了片刻,心里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虫昔已经走了回来,等在旁边听候吩咐,他见姜依依收起那几只独角,不由说道:“主人,这样的独角那边还有几只,只是压在骨头架子下面,不太好拿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等把这些骨头架子清理干净就可以拿到了。”姜依依不在意的挥了挥手,朝着另外一边走去,边走边观察,确定心中的猜测。

    虫昔眼睛一亮,“主人,你要将它们全都收走吗?”

    姜依依眼角一抽,她的纳虚法宝不少,如果全部用上,大概也能将这些骨头架子装走,可是,她要那么多的骨头架子做什么,虽然蓝血蝾的骨头架子用途很广,但对于她来说,还没有到需要珍藏的地步,最多挑选出比较好的一些带走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