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主人,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他朝后连退几步,惊慌的回头张望,这里距离堆放独角的地方已经很远了,不过那堆正闪烁着蓝光的独角依然醒目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蓝血蝾坟冢的秘密,有了它才有了坟冢。”姜依依拿出空白玉简,将落叶归根阵详细的记录了进去,这是传说中的阵法,资料中也只有简略的说明,这一次能够看见实例,是她此行的最大收获。

    “什么,坟冢的秘密?”虫昔朝前走了几步,回到刚才的位置上才看清楚,眼前的地面上是一副极其复杂的图纹,他只看了几眼就忙移开视线,再看他就要吐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些乱七八糟的图纹是什么啊,怎么我看得头晕眼花只想吐。”虫昔撇过脸,问道:“还有这些独角,难道就是用在这种地方?”

    姜依依看了眼强忍呕吐的虫昔,微微摇了摇头,如果是冷焰山在这里,恐怕已经扑上去研究了,看来各人的天赋不尽相同,虫昔在阵法上的造诣只是普通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他对动物力量的感知却很敏锐,想要发挥长处,别的阵法也就罢了,落叶归根阵他一定要牢记,并能熟练的运用出来。

    姜依依正色道:“虫昔,这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图纹,它有名字,叫落叶归根阵,你若是想拜我为师,必须按照我的规矩来,做到了,我就收下你,做不到,你从哪来就回哪去吧。”

    虫昔闻言大喜,“是,请主人告知,拜师的规矩是什么?”

    姜依依说道:“也没什么,不过是要份拜师礼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拜师礼?”虫昔闻言更加惊喜,拜师礼还不简单吗,金银珠宝古董玉器,甚至是城池,只要主人开口,他都可以双手奉上,只是,哪种才是主人喜欢的拜师礼呢,“请主人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喏,就在眼前。”姜依依纤手一指,说道:“你什么时候能将这个阵法布设出来,我什么时候收你为徒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个?”虫昔傻了,他看了都会吐的图纹,让他记住并且布设出来,他……等等,什么叫布设啊,“主人,我不明白,布设是个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姜依依道:“这个嘛,你可以去问焰山,他在阵法上的天赋无人能比,请他帮你,或许能够让你学会落叶归根阵。”

    或许?

    虫昔咽了口吐沫,焰山师兄在阵法上的天赋无人能比,在他的帮助下他也仅仅是或许能学会这个落叶归根阵法,究竟是这个阵法太难学,还是他太没天赋了?

    又或者,两者都有?

    交代好虫昔,姜依依朝他挥了挥手,“你躲远点,看见什么都不要靠近,免得受伤。”说罢,她缓步走进了落叶归根阵中。

    她没有收起从虫昔手里拿到的独角,此时紧握在手中,感受着独角和阵法之间的互动,隐约中,她好像化身成了一只蓝血蝾,内心充满了渴求,像是对母亲,又像是对主人。

    渴望回归母亲的怀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