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黑暗中,一个接一个的身影走了出来,见到姜依依都是一脸兴奋,跑到她身边问寒问暖,像是许久不见,其实,她们不过分开几天而已。

    冬雪走在后面,她缩在丘乐善的身后,虽然春雨说小姐找她有事去做,可她却觉得,小姐说的事大约是询问山谷入口处的那面石镜的打磨进度,看她有没有偷懒,而不是其他的事。

    姜依依看了她一眼就转移了视线,这让她松了口气,忙跑到春雨身边,大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,好奇的打量着狂电几人。

    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春雨等人,姜依依不由苦笑,她只是让虫昔去接丘乐善,没想到所有的人都过来了,兴奋得像是放出笼的翠鸟,叽叽喳喳讲个不停。

    五个丫环本就长得不差,修炼之后更是眉清目秀,透着一股清灵之气,身上的衣服首饰更非凡品,将她们衬托得像是画中女子,个个灵秀动人,声音也如黄莺出谷,好听的不得了,老米头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她们,她们身上的……”他哆哆嗦嗦指着她们身上的衣服和首饰,话都说不利索了,“她们是你的丫环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都是小姐的丫环,我是春雨,给关老爷子请安。”春雨大大方方走上前行礼,指着众女介绍道:“这是夏风,这是秋阳,这是冬雪,这是韩香。”

    众女齐声行礼,“给关老爷子请安。”

    她们虽然没有见过老米头,但是虫昔回谷后将这里的众人都介绍了一番,看外貌年纪,这里年纪最大的人就是老米头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错不错,你们,你们……嗯,都坐吧,都坐下来说话,这么一个个的站着,总不是回事。”

    老米头对她们身上的衣服和首饰好奇得要命,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也不好凑到人家姑娘面前问这问那,紧拽着剩余的符,一步一回头,走到火堆边坐下,眼珠子不停的打转,心里琢磨着,一定要想个什么主意,弄一两件看看才甘心啊。

    丘乐善一走出传送阵,目光就被那堆碎肉吸引了,匆匆向姜依依打过招呼后,他就跑了过去,虫昔紧跟在后面,见到那堆碎肉时微微一愣,几眼过后就认出那是什么,不由咋舌,不愧是主人,这种手段杀龙都易如反掌吧。

    冷焰山站在旁边沉默不语,他已经认出孟拓是谁了。

    自从他的修为提高之后,尤其是最近半个月以来,他认人已经不用眼睛看,而是从对方身体散发出的气息判断,他没想到,不久前还是一身暗伤隐患的孟拓,居然痊愈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孟拓的身份,他又释然了,有师父在,那点暗伤算得了什么,炎黄洞里日夜不停淬炼己身的九炼,不久前刚开出一炉,听春雨无意间说起过,那是早就准备要炼制的培元丹,想必他就是服下那颗丹药,才会痊愈的吧。

    他有些别扭,眉头皱得越来越紧,丘乐善有事要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